三界.幻印鎖鑰1     第八片青鱗──出現

第八片青鱗──出現

「西南方約2闊亞(註一)遠,純幻城的東南方偏南約5長亞。」
「凊御牘你怎麼知道有多遠?」朱羽丹湊過來問。
偵查蛇能給我的資訊可不只有方向而以好嗎!翻了個白眼給她,不想跟她多解釋。
星沫想了想,對團長說:「還有點距離,你們稍趕一下路到純幻城,而我們到騷動處看看,如果有什麼的話我們也能拖住。」
團長猶豫的神情流露在臉上,即使很崇拜我們,似乎還是很不放心我們:「要不要我分派一些護衛跟隨你們?你們雖然很強,但只有三個人……。」
「不用啦!我跟星沫那麼強,不會有事的啦!」朱羽丹肯定是故意忽略我的。
話說團長似乎不認識妳喔!妳是在自誇甚麼啦!我這麼在心中吐槽。
「可是聽說……有巨龍在南方出沒,說不定騷動就是它引出來的……你們……。」
我們就是要找龍啊!
「沒關係的。那麼團長我們先走了,到城門附近時小心點,怕龍會移動位置。」
俐落地拒絕團長的好意,星沫拾起我剛剛收拾好的行李。
「好吧,你們小心一點啊!祝你們旅途順利,平安歸來。」
背對著旅團離開,一行人進入森林深處。
年輕團長的聲音漸遠:「這麼友善熱血的年輕人,現在可真是很難得的了……。」

 

越往西南,森林越密、越靜,踏過草地的聲音格外清晰,細細簌簌的迴響,偶爾竄過腳邊的小動物一邊嗚咽,一邊往我們的反方向跑走。
前方一定有什麼……。
我們花了4個小時走過了約1.5闊亞,在一小塊空地上休息。這塊空地其實只是一棵千年大樹下因遮蔽了陽光而周圍草木稀疏,幾乎只有一些低矮雜草。
突然,我感覺到地面有細微的震動,附近樹葉的摩娑聲也改變了,手往地上一摸,地下伏流的水波擴大了震動訊息。
「不對勁!」
我急忙站起身並往西南方撒出一瓶瑩黃色的細粉,在接觸到空氣後凝結成一片薄膜狀的屏障,星沫和朱羽丹就在我身後。
在屏障剛定型時,前方就衝來一震強大的風壓,我手握匕首抵住屏障,但仍感到強風襲來,斗篷配風壓吹的橫飛。
風壓消失後,我們三人互望一眼。
「走!」

 

我們向前急奔著,風聲在耳邊獵獵作響,就在跑過了3長亞(註一)後,周遭突然如夜幕降臨般暗下,嘶嘶的吐息聲逐漸接近,就好像有需多蛇蜥在往我們靠近、竊竊私語。
往兩旁看去,依稀看得到星沫與朱羽丹的身影,而我們都停下腳步,傾聽這令那兩人寒毛直豎的蛇嘶。
「......多……同類……氣味……。」
「有……強大的人類……庇護……逃……殘暴……皇……。」
我仔細聽這這些蛇蜥的嘶聲,勉強聽出個大概意思。
「殘暴……皇?」它們這是在指那條龍嗎?
我將裝滿寵物的背包放到一旁可遮蔽的草叢,那些外來的蛇蜥便聚集到那兒。這樣等一下若有打鬥,他們應該能安全些。
這時星沫扯了扯我的袖子,往後一指,我這時才發現我們剛剛闖進來的路已不復存在,明明剛剛還是有零碎陽光照耀的樹林,此時眼前的樹林卻在我們身後急遽竄高,將進入的路遮蓋成和現在站的地方,陰鬱而灰暗。
「沒有退路了。」低喃著的朱羽丹抽出大劍,笑容沒有先前的玩鬧,劍上燃起的火光照亮她興奮而盈滿殺意的笑容。

 

我拿出常用的蛇鱗紋匕首,沾滿毒液的刀刃在黑暗中閃著不顯眼的青藍鋒芒。
星沫也從背上解下摺疊著的長弓,展開後幾乎比星沫還高。將電瓶塞進左側充當護手的儲電槽後,整把弓就全繞著高壓電,除了星沫以高級斥電布做的手套、皮衣所碰的地方。
我們一行人站在原地將警戒提到最高,而朱羽丹的岳崎似乎早在不對勁時先行逃跑了。
幸好只有朱羽丹的行李沒了。
是龍的話......應該也沒體溫吧!這樣就算用感熱氣也看不到,我們置身黑暗中真的是處境不利。
「颯。」
一個極小的破空聲從後方襲來,距離不到幾尺!我甚至來不及思考,只得先立即推開星沫和朱羽丹,同時另一手從斗篷中收出一根藥管,擲向黑暗中的風刃。
「磅啷!」
風刃弧形的尖端一斬開藥管,馬上被凍成冰晶,然後在半空中碎成粉末散開。
被我推出去的朱羽丹和星沫滾了一圈立刻起身,朱羽丹更是一揮刀,發出一道火焰往風刃來源處轟去,卻不到幾尺外就被茂密的樹木擋住。
咦?
在轟上去的一瞬間,我看到有顆樹早一步自體爆炸成一堆木屑,周圍的草木卻是正常不過的慢慢燃燒。我以為是幻象,想想又不對,那棵樹剛剛還有留了木屑下來。
看來除了風刃,這龍還會些古怪招式。
「羽丹,既然附近都是可燃物,」星沫如此提議:「就把周圍給燒一圈吧!這樣也許找得到那條怪龍喔。」
「好!」
朱羽丹將左手覆上大劍的刀刃,劍上的火焰大漲,宛如一條火龍纏繞其上,她的手卻還是完好無缺,接著向上一跳,朝地上猛地畫出一個大十字。
「幹!」
嗯?剛剛突然聽到一個小小的、很熟悉的聲音,是聽錯了嗎……?
朱羽丹落地後連忙問說:「有看到在哪嗎?」
我對她搖搖頭,就在這瞬間一大片毒霧自上空當頭罩下,速度快的我還來不及看清毒霧好判斷如何中和
「颼!」星沫立刻半跪著往上射出急速的一箭。箭的尾端連著一條由電組成的「電線」,接在長弓的上下兩端,燒灼著空氣的高壓電不斷劈啪作響。
在那箭碰上毒霧的一剎那,星沫將弓打橫,手往儲電槽上一拍,空中的箭爆開,宛如一面光盾,電光大盛,毒霧一碰到就燒的一乾二淨。
再將弓一轉拉斷電線,上空的電光盾化作絲絲電流,往四方消散。
這整個攻擊與防禦過程還不到三秒就結束了。
「剩七瓶電。」退出用罄的電瓶,星沫皺著眉說。
「可惡阿!這種偷襲要是多來幾次我們就全滅了!」
朱羽丹惱怒的說著。我也有點擔心,我們總有防不勝防的時候,也有彈藥用完危機。像剛剛那瓶藥,我可只有五管,明著的是能閃開,但暗中來的,除了擲出藥劑沒能有其他快的反應。當初到底為什麼來這個危險的任務呀?……
「為了妹妹……心愛的妹妹……收服守護獸……。」
陌生的聲音在腦中響起令我一楞,又馬上茫然的認同。
是的……是為了星沫,理當最心愛的星沫……然後趕快回……夏家……
嗯?夏……家?
一想到夏家那總是對我們疼愛有加的養父母,我想回想起他們的臉,卻突然一陣頭動使我不禁閉上眼。
有點……想不起來的感覺?
「凊御牘哥哥?」
星沫的叫喚聲讓我回過神,對上她有點奇怪的眼神。
啊!現在哪管那些,眼前敵人重要。
隨口回了聲沒事,撇頭看向朱羽丹。我感覺到星沫仍盯著我看。
這時焦躁的朱羽丹忍不住低吼了聲:「死蟲!到底要不要出來和我們打啊!」
在她吼完時,一片龐大的黑影出現在我們腳底。以最快的速度跳開幾尺後,我們三人盯著中央重重砸下的大嘴。
方才要是沒及時跳開,估計沒被咬到也會被壓死。
中央那青綠色的瞳仁幽幽地掃視我們,然後慢慢地將它的身體也落到地面上盤起,直起上半部從高處傲視周圍,額間一塊突起的巨大鱗片在火光下如琉璃般熠熠生輝。
迫人的氣場壓在我們肩上,難以動彈,宛如它的獵物。

 

 

 

(註一)
凊御牘的世界距離換算:
物體落下一秒的距離為1亞(1未法亞)=9.8m
1/10亞=1分亞(1分未法亞)=0.98m
1/100亞=1刻亞(1刻未法亞)=9.8cm
1/1000亞=1間亞(1間未法亞)=9.8mm
1/10000亞=1準亞(1準未法亞)=0.98mm

 

10亞=1短長亞(1短長未法亞)=98m
100亞=1長亞(1長未法亞)=980m
1000亞=1闊亞(1闊未法亞)=9.8km

 

未法亞.矢安(姓/名) Wlypfvoavyiua.Dhsgn制定長度單位
分亞 pfvnfg yiua(py)
刻亞 kc yiua(ky)
間亞 hjtgn yiua(hy)
準亞 drsnfg yiua(dy)
短長亞 eialrfv oaovu yiua(eoy) ──>意義:短的(形容)長(名)
長亞 oaovu yiua(oy) ──>意義:長(名)
闊亞 jlagfv yiua(jy) ──>意義:寬闊的(形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叛影 迷-謎-弥-狝

弧吟瑋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