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幻印鎖鑰1     第三片青鱗──挑釁

第三片青鱗──挑釁
對於極度缺乏女生的武院,昨天簡直是場噩夢。在走廊上我不禁向星沫抱怨:「星沫……妳為什麼當眾說出我是妳哥哥的事呢……」害我成為武院的通緝犯!
「凊御牘哥哥,不要那麼哀怨好不好!既然在同一個班級就得叫你哥哥了,他們還是會知道呀!而且我沒說出你戴修飾片的事就不錯了。」可惡!每次都拿這事壓我,看我反將妳一軍。
「那我就告訴全班妳都在寫……」
「夏同學!」
喂喂!最近是怎麼了?說話都有人打斷。
我和星沫轉向身後,聲音的來源,一雙眼尾上揚的火色鳳眼就直直的對著我們。
「夏同學,我不相信會有低年級人比我強,即使現再在同一個班級上。」朱羽穎對星沫的敵意可表現的真直接,。而我好像也被很直接的無視了?
星沫沒有回話,只是沉默著。從側面看不到她在想什麼。一頭柔順的黑髮遮住星沫的臉側,不知道她對朱羽穎是怎麼樣的神情?
朱羽穎看她沉默不語,輕蔑的笑了聲:「那個黑髮的,就讓我看看C級的學生有多大能耐!」她拔出腰上燒著濃濃烈火的劍指向星沫,要她也拿出武器,看來這兩人是得打一場了。我已經可以感覺到她的怒氣已燒到像朱羽穎那把劍一樣了!星抹最討厭別人提起她的頭髮,就像我不喜歡被別人嘲笑眼睛很奇怪一樣,而那位紅髮的轉學生更是狠狠的踩了她的逆鱗。
星沫俐落的解下背後的長弓,當對方看見這繞滿雷電的弓時,臉上先是錯愕,接著焰眼瞇起,嘴角微微上勾:「居然會想用遠距離武器對付近戰打鬥,看來妳的腦袋也不過如此而已!」朱羽穎話剛落下,就舉劍朝星沫揮下,一道焰火在空中留下丹色殘影。
不……妳的誤會可真大,星沫只是無法和人打近身決鬥而已……。
我在一旁有點看好戲的吐槽。話說回來,周圍看好戲的有增加的趨勢,妳們確定要在走廊上打嗎?
星沫兩手持著弓的兩端,擋下這一劍,隨後借著那股強勁的力道往後跳開一大段距離,電氣與火星在她原本站著的地方撞擊燃燒,發出小小的爆裂聲。
她再度舉起弓,像勾著絲線一樣,從弓上拉出一支由電氣纏繞出的箭矢,纖小的手指卻絲毫沒有受傷。撘好弓,那長弓身一如盈虧的夜月,彎鉤般的新月狀在一瞬間拉成滿月,箭矢就像明月旁的流星,撕開空氣往朱羽穎射去。
從電弓上化出那支帶著高壓電的箭,是星沫改造長弓的結果,這種功能對使用弓箭的人可非常方便呢!這樣就不用背著一筒笨重的箭,但為了改造這把工,她當時花了大部分的積蓄,賦予它無限的電氣和能讓星沫任意操縱電的功能,而這把弓幫沒有能力的星沫解決了不少戰鬥。輕巧又耗力少的這把弓成了她最愛的武器。
咦?有人問那我的武器呢?
咳咳!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從長計議、從長計議……
現在的戰況是星沫佔上風,她為了避免和對手有打近戰的機會,不斷的逼退對方,朱羽穎只能使劍揮開閃著高壓電的箭矢,無法輕易靠近星沫一步。
從開戰開始,這兩個打得水深火熱(那把炎劍的溫度看起來真的很高)的人的武器一直持續加速著,以一般人的眼睛來看,現在能看到的「ㄐㄧㄢˋ」大概只剩殘影而已,走廊圍觀的學生們也越退越遠……。
但再這樣打下去不行,星沫的體質虛弱,長久戰這種和近身戰一樣耗體力的方式對她很不利,萬一舊病復發就不好了!我心裡掛念著星沫,可是看者兩人打成這樣也不知該如何阻止。星沫她一旦認真打起來是任誰都沒辦法打斷的。除非現場有力量比她高的人。
「咻!」
突然一支箭朝朱羽穎的臉直直飛去,我和她都是一驚,她沒想到星沫會攻擊頭部,之前雙方會避開彼此的要害,畢竟這裡是學校,切磋時誰也不想掛彩吧!
朱羽穎心裡一慌,勉強揮劍擋下,箭爆裂開來的電流像小蛇一樣在空氣中滋滋竄流。但也許是慌忙中擋下威力強大的箭矢,手上的炎劍就如一條於溜出熊掌一樣,滑出原本應該緊握劍柄的虎口,刺向星沫。
看到這一幕我真的是冷汗都出來了!身體的反射動作抽出斗篷裡的短劍,雕著蛇鱗紋的劍刃與朱羽穎的箭撞擊,發出「鏘!」大大的一聲脆響,在兩兵器交接之處,炎劍熾熱的火燄在與短劍接觸的一瞬間變成紫黑色。
我沒有回頭,也知道星沫怎麼了。
揮開朱羽穎的劍,聽到身後有衣物摩擦的唰唰聲,我轉過身,輕輕抱起抵擋不住舊病復發而倒下的星沫,沒讓朱羽穎看到我對她的忿怒不滿和著急的神情。有預感星沫以後會和她交上朋友的,不能因為我毀了星沫唯一可能交上朋友的機會。
不再多想,急忙帶著星沫跑向醫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叛影 迷-謎-弥-狝

弧吟瑋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