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幻印鎖鑰1     第二片青鱗──學校

第二片青鱗──學校

床前明日光,疑似想賴床……
「……哥哥!凊御牘哥哥!起床了啦……」
舉頭望時間,縮頭窩回房……
「哥……」門外的叫喊聲漸漸小了下去。不錯不錯,繼續睡覺!我往後一倒,重回棉被溫暖的懷抱,接著左一圈、右一圈,把自己包成一個完美的蛹。
房間一陣靜默,就在我進入夢鄉的前零點零零……幾秒,突然「碰!」的一聲把我嚇醒,我連忙從床上爬起,卻看到宿舍的門板已平貼在牆壁上,而星沫一臉陰沉的站在門口。
我們就隔著一片飛揚的塵土互瞪十幾秒後,她才開口:「開學第一天你就想遲到嗎?還是寒假睡覺睡傻了啊?」這句話所含的暴風雨可真強,我看還是快快起來吧,星沫要是真的生氣的話可不只區區一場暴雨雷電而已。
她看我開始動作後就轉身回她的房間去了。離開前留給我白眼一枚和一句不知是提醒還是威脅的話:「你剩十五分鐘。」
這、這是指離上學還有十五分鐘,還是我的壽命剩十五分鐘?
前天那樣死命奔逃,昨天又從夏家連夜趕回學校宿舍,是真的很耗體力。我覺得那次的逃亡是寒假中最累人的一次了。
前天帶頭的老大有著一頭深紫色的中長髮,紫色的披風和繡金線的長靴,加上臉上遮住雙眼的白布條,我馬上認出他就是在黑道中出了名的年輕領導者之ㄧ,紫蜥。這聽起來好像不是他的本名。紫蜥看上去好像沒改造什麼出強大的能力,卻是個難纏的對手。
對獵物緊追不捨的好體力,以及不知道是瞎了看不見雙眼用的布條遮住,幾乎大半個臉看不見,實在很恐怖,讓我注意到的是,雙眼矇住,卻可以知道方向好好的走路追人,那嘴總是微啟,讓我第一個念頭想到的是……『狗』,只差沒把舌頭伸出來滴口水而已。
遇到他時,就算我和星沫逃到一點燈光也沒有的暗巷,而這些巷子連黑道也不見得比常逃亡的我們清楚,但我們在裡面左彎右拐的,他還是有辦法找到我們。也許這就是他的能力?追人?
最後等他的手下都跟丟,剩紫蜥一人時再打趴他。趁他被星沫打昏後,還沒醒來叫人前趕緊溜回家。
咦?誰說我們不可能打敗一個黑道中人?紫蜥是比較弱,但我們的拳腳功夫可是很好的。就是因為沒有能力,只好自立自強學會和人對打,尤其是星沫,在別人給她轟一個火球過去時,她早閃到了對方的身後,一掌劈下去就能把人打昏,然後繼續打下一個倒楣鬼……那些人沒有賭命實戰的經驗,光有能力還是不夠格的。
心裡碎碎念,回想紫蜥的恐怖自己嚇自己完後,雙手還是給我全身上下都打理好了。踩過一片木屑走出房間,原先想隨手關上門,卻看到某門已失去生命跡象。星沫這一踹,踹的不只門,我的荷包也半廢了!宿舍一扇門可要賠不少錢。
帶著哀悼門及荷包的心情,往我和星沫上課的地方──武院走去。
對了!介紹一下我的學校吧。
這裡分成五個大院,分別是:醫(一)院、餓(二)院、刪(三)院、術(四)院、武(五)院。
依照功能翻譯的話,就是:保健室、餐廳、被當掉的地方、集體鬥毆的地方、集體鬥毆的地方2。
至於學校的名字更是全校學生終身之恥:曙恣學園(數字學園)。
這讓所有人都非常想問候一下創校人(及母親)。他是想害人心臟病發嗎?剛入學就死於非命這樣不太好吧?
「門口那位同學,請你收起猙獰的表情然後找位子坐好!」教授看著我,臉就像生物排出來的某種咖啡色物體一樣。
我溜到星沫旁邊的空位坐下,而她則無奈的嘆氣:「凊御牘哥哥,不是早就叫你起床了嗎?拖拖拉拉的。」星沫小小聲的報怨。但我卻想問她,她明明比我小了一歲,照學校的制度星沫應該比我小兩個階級,但現在她卻在「我的」班級出現。
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星沫之前好像有跟我說過,但我忘了也不在意,大略猜的到原因了。
教授慢條斯里的走上講台:「今天,我們有兩個跳級生即將加入班上,請各位同學歡迎她們──夏星沫和朱羽丹。」果然是跳級!猜的真準,今天去買樂透。
「之後,他們將在A班繼續學習,大家如果有興趣可以找他們切磋,不過可要小心一點喔!」教授一邊介紹,嘴角浮上一抹詭異的笑容,弄得全班一陣毛骨悚然。
我了解教授疑似妨害風化的亂笑是怎麼回事。身為她的哥哥最清楚不過,絕對不能找星沫對打的。
這分明是找死的行為!
另一位跳級生的實力不知道如何?不過能打敗上一個班及教授跳到A級來,應該不弱。不知道星沫認不認識她,等等問一下好了。
在教授的指示下,兩人走上講台開始自我介紹。
「大家好,我是朱羽丹,從B級班跳的。」
「各位同學,我是夏星沫,由C級跳級來的。」
她們的自我介紹內容大同小異,朱羽丹在聽到後似乎有些詫異的看向星沫。
很好!看來星沫不認識她。
教授操作著電腦,使身後的黑板轉為大型螢幕的模式,上面顯現出朱羽穎和星沫的跳級測驗資料。
朱羽穎,B級生。A級跳級測驗對手:B級光刀教授。測驗生使用武器:炎劍。
夏星沫,C級生。B級跳級測驗對手:C級葉斧教授。測驗生使用武器:自改弓)電屬性)。
B級生。A級跳級測驗對手:B級水扇教授。測驗生使用武器:無
星沫一次跳了兩級,跳級測驗時不但用自改弓對戰,還能空手就打贏對方,而且對方是個教授。班上的同學都以一種看到怪物的眼神盯著星沫,教室中還傳出一些奇怪的討論聲。
甲同學:「她是人嗎?」
乙同學回答:「我不知道。問問你旁邊的。」
丙同學正經的觀察:「有手、有頭、有身體……好像是正常的。」
甲同學再問:「為什麼是『好像』?這話似乎哪裡怪怪的。」
乙同學代替回答:「實力不正常。」
丁同學加入:「其他的呢?」
戊同學說:「不知道。解剖看看?」
己同學怒:「駁回!你的提議不正常。」
庚同學答非所問:「我很正常。」
戊同學盲從:「咱們班都很正常。」
辛同學不信:「有嗎?我現在才知道!」
好吧!我知道超出「一些」的定義了,他們的話題也扯到不可思議的地方了。
星沫從剛剛就一直看著我,我轉過頭回看。
有不妙的預感!我之前好像有跟他說過,缺乏女學生的武院對身邊有女孩子的男同學很敏感。而她,突然笑的非常燦爛……
「凊御牘是我的哥哥,請多指教!」……如夏日烈陽般的燦爛又毒辣!
「居然有個那麼漂亮的妹妹——!」
在我收到班上同學的殺氣數發後,我發覺原來如此喜愛武術課的我,也會這麼強烈的期待下課鐘聲的到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叛影 迷-謎-弥-狝

弧吟瑋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