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幻印鎖鑰1     第四片青鱗──醫院

第四片青鱗──醫院
「醒了嗎?」一抹紅影推開醫護室的房門,是朱羽丹。她微微皺眉,憂心的看著昏睡中的星沫,我以搖頭回答她的問題。看到她的表情,雖然我維持著原本的面無表情,但其實讓我頗為驚訝,默默在心裡發表感言:原來妳也會有這種表情啊!從見面到星沫昏睡的這三天,妳不是一副盛氣凌人不然就是殺氣騰騰,到了第三天妳的臉部表情終於有了變化嗎…...。
這時,我聽見她帶著濃濃疑惑問我:「自夏同學昏倒後,你是給她灌了什麼藥?怎麼她一睡就是三天?」
「…奇霍洒(Hctyifvwlhstyinfg)幼龍的眼淚加上妃錒嗤(Phveiauanfgdts)的尾蜥鱗粉與百珀仙花`(Pobeiapoblhstgn Ovuogl)三者以一比零點七比三的比例混合後混到日特瑀(Lruaogvl)水接著曝曬一星期萃取出來的藥。是給星沫這種病吃的。」
「……為什麼都是我沒聽過的名詞?你受的是什麼樣的教育啊?」
關你什麼事!
「…她快醒了,再三小時。」所以……
「咦?你怎麼會知道?你不是醫生吧!」
「…藥是我灌的!」……別再煩我了!還有那一臉不信的表情是在打擊我嗎?
漫長的兩小時五十七分鐘過去了,今天我要好好的感謝上天,讓我熬過這兩小時五十七分鐘。
我得到一個結論:朱羽丹的嘴是永遠不停下來的!
為什麼她總有那麼多東西可以講?為什麼她不會感到口渴?為什麼她的耳朵受的了自己整整兩小時五十七分鐘……不,變五十八了,的語言砲轟?為什麼為什麼…...!
「……凊御牘…哥哥……」
星沫救我!讓這個女人閉嘴!
我起身坐到星沫的床沿,伸手測了測她的額溫,一邊問著:「頭和心臟還會不會痛?」
「還好啦!心臟不痛了,只是有點昏……」明明一副氣若游絲的樣子,還說還好。我扶著星沫讓她坐起來,順手撥撥她被枕頭壓的散亂的黑髮,有些寵溺的拍拍她的頭,拿了個水杯給她。
「…我去浴室調藥。」
拉緊墨綠的斗篷,走進浴室關起門前,還聽的到朱羽丹的小小碎碎念:「他是有戀妹情結是不是?反差真大,妹控……」明明就是妳自己有問題,有誰會去聽妳將近三小時的砲轟!
站在洗手檯前,隔著薄薄的一道牆隱隱約約可以聽見朱羽丹和星沫的談話。雖然很小聲,不過對我來說不算問題。
「對不起,夏同學,我不知道會害妳這樣……」嗯?居然很乾脆的示弱了?
「沒關係,是我太大意,原以為可以很快秒傷妳的。」用充滿歉意的語氣說出這種讓人吐血的話,真不虧是我的妹妹!我幾乎可以想像朱羽丹聽到後抽搐著嘴角的神情了。
朱羽丹語氣勉強的回應:「……原、原來是這樣啊!對了,那個總是穿著斗篷、青綠頭髮的人,是誰呀?」喂喂!星沫在A級班上子我介紹時有提過我啊!她醒來時也有叫我哥哥啊!原來我打從一剛開始就被忽略了是吧?
「我在自我介紹時有說過了。那是我的哥哥,凊御牘。」
「妳是說……凊‧御‧牘?!蛇青瞳凊御牘?」
咦咦咦!!!奇怪?我甚麼時候有這個外號的啊?難道我在違明中真的被通緝了?嗚!就算我的眼睛再怎麼奇怪也請不要這樣叫我嘛!
星沫說:「嗯?我都不知道原來我哥哥在違明中這麼有名。」
朱羽丹說:「不。其實看過他眼睛的人,就我所知,只有一個人而已。」
星沫說:「是嗎?那不然……也許等等問一下凊御牘哥哥吧!」
我才不要咧!而且我也是到前一個才知道自己被取了個怪怪的綽號。而且星沫妳真的不到幾天就跟那紅髮就好上了?為收買人心而決定把自己的哥哥賣出去?不要啊!我總覺得她之後會拿這件事損我、削我、笑我。我的預感一向很準的,星沫妳不要開玩笑!
就算我的內心話再多,我也沒辦法丟下洗手台這一堆瓶瓶罐罐的藥水出去阻止星沫,而我的內心話畢竟還是內心話,不會因為我無謂的內心掙扎而化為實體出去給那兩人看,有夠悲哀!
「對了!朱同學,我一直想問,妳是違明裡的人嗎?為什麼會知道那麼多事情?」星沫像個記者問著下一個問題。
「不!當燃不是!」朱羽丹的回答慌張的可疑:「只是有個朋友剛好是違明裡的人。他聽說我要跳級到A級裡後,就跟我稍微說了點有關蛇……呃,妳哥哥的事。當時一進教室就看到他坐在那裡,所以只顧著看他,沒注意到你有說她是你的哥哥。只是在看到他時,有點疑惑,因為他看起來不是綠眼的。」
「啊…那個是——」
這時我從浴室走出來,遞了給星沫維持病情和消頭痛的藥給她,沒讓星沫開口連我的秘密都賣了。隨即轉頭問道:「朱同學,我可以問一句嗎?」
「嗯?」
「妳說的那位『朋友』是誰呢?」
「他、他是……」喔?結巴了?我在心裡默默懷疑並做好心理準備。
「他說……你應該是認識他的,即使你們從沒交談過。」
「到底是誰?」到底是誰啊!吊我胃口喔!要維持著不發飆禮貌的狀態很累耶!
「是紫蜥。」
「!」

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口水是可以哽死人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叛影 迷-謎-弥-狝

弧吟瑋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