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幻印鎖鑰1     第五片青鱗──消息

第五片青鱗-消息
天啊~~~~~不管是誰都好,為什麼好死不死偏偏就是那隻臭蜥蜴呢!難道我跟他就這麼有緣分嗎?嘖!這話還真的只能在心裡碎碎念,免得烏鴉嘴。
在我還在想東想西時,朱羽丹開口問我們:「凊同學,如果你說夏同學的病無法用藥物根治的話,不如試試那個吧......?」
「哪個?」
「你們還沒聽說嗎?離純幻城不遠的郊區有一隻不明的生物出沒,似乎是龍形,據說啊……牠是一種類似守護神的存在,若能找到讓牠對自己認主的方法,就能使牠跟隨自己。我想,既然是守護神,對病痛方面應該多少也有一些幫助吧?不過除了之前的目擊者外,到目前還沒聽說過有誰有再看到牠過,但我覺得這消息應該不是假的,只是那龍形生物可能躲起來了,而且又是純幻的察災部發出的消息,可信度滿高的。」
純幻城啊……純幻我和星沫是有一起去過幾次,是去採買一些在隙城買不到的藥物或該造武器需要的東西。
純幻是個全無科技存在的城市,位於隙城的西方偏北,跟東方全是由科技打造的研真城完全相反,而隙城,就像是兩種藥物混合在一起的城邦,所以同時擁有研真的武術、器械,也有純幻傳入的術法、魔法。
不過,是兩城文化融合的結果,就是各方面的物資技術等都會下降一些,比如,我要買一種稍為特殊一點的藥品,在隙城可能就找不到,但去了純幻,說不定一般商店就有在賣。或是星沫要找做摺疊弓的切換器,如過是一般的隙城是買的到,高級一點的就得去研真城找。
離題太多了。
總之,純幻就是那種嘛……大家想像一下,一個充滿奇珍異獸、隨便一瞄會看到一堆魔法師、術士、祭司還有我叫不出的職業在路邊閒閒吃飽沒事在聊天、走在大馬路上還有人會駕著看起來像馬跟鳥跟蛇混合在一起的不明生物大叫著讓路……但你就是看不到有人拿著手機講電話。在純幻中,科技是不存在的,甚至可以說,是有點瞧不起科技的,但兩城在這片大陸上還算和平,隙城也成為兩城的中繼站。
至於剛剛朱羽丹說的察災部,是每個城市都有的一個部門,按字面上的意思,就是會定期觀察城中城外任何有可能造成災害的事物,無論是動物、植物還是天氣,有時,尤其是要驅逐或獵捕大型生物的,就會發布任務執行公告,讓想賺錢人去接,就能獲得報酬。我和星沫也有接過幾次,籌改造武器的錢。雖然只接過小任務……不過要是找會使劍的朱羽丹跟我去的話,或許會輕鬆許多,而且既然是守護神,應該不會像其他種的具有攻擊性。
啊!想了一堆也解說了一堆,也許明天就啟程去純幻城看看,若對星沫病情有幫助的話……我會不計一切的達成的!
「星沫,那我明天就跟朱羽丹一起去純幻城,把那隻守護神抓回來!」
「嗯?我哪時說過要跟你一起去的?」朱羽丹我沒在跟妳說話,不要插嘴,謝謝!
「可是……凊御牘哥哥,那任務不簡單吧?你還是別去吧!那可是純幻的生物,沒有術法,也不清楚那生物的特性……我有藥物控制就可以了,凊御牘哥哥別冒這個險吧。」
聽到星沫這樣說,心裡忍不住煩躁起來:「那藥物只是抑制病情,要是萬一……一天不治好妳的病,我就一天放不下心來!」一想到這裡,雖然表面保持冷靜,但語氣卻漸漸激動:「方法即使機會很小,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我都會去試試。我…………只有你一個妹妹。」
「……好吧。不過我有一個要求。」星沫抬起頭來看著我:「我也要跟你一起去。」
「可是妳……」
「哥哥。」星沫打斷我的話:「只讓你跟她去,而我自己卻在這裡養病,這讓我覺得很有罪惡感,也很擔心。朱羽丹是拿劍近戰,而凊御牘哥哥你算是做後衛的,你們兩個人要完成捕獲的工作一定會有點吃力,不如讓我跟去,我用遠距攻擊跟朱羽丹配合,這樣也比較容易成功。」
「抱歉打斷你們。但我一直想問,凊同學你到底是用什麼武器?為什麼明明只比我和夏同學大了幾歲,卻聽說是A級中最可怕的人?而且我什麼時候決定要跟你們去的啊?」什麼武器妳之前不是已經看過了嗎……這次妳雖然有先說抱歉但我還是不會(也不想)回答妳的。
我想了想星沫說的,也許帶上星沫是會比較容易完成這任務,不讓她一起去是怕又發病,但星沫都這樣說了,再堅持好像會讓她不開心。
「……算了,就帶妳去吧。那麼,朱同學。」
「嗯?」
「妳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
「現在才問啊?不過你根本一剛開始就要我跟你們一起去了嘛!我會跟你們一起去啦!我也想去見識見識純幻的事物,之前都只是聽說那裡是什麼樣子,不知道那裡會跟這裡有多大差別?他們的衣飾似乎也很特別,之前見過別人在大街上賣,親自去純幻城應該能看到更華麗的吧!不過最近剛整修好劍,沒什麼錢能再買衣服了,還是……」
真是吵死人了。女生都是在想這些有的沒的嗎?我看星沫好像就沒煩惱過衣服的事,煩惱如何把武器改造的更強更威的時候到還比較多。
在朱羽丹還在繼續發她永無止盡的牢騷時,我已經在和星沫討論要什麼裝備去抓那隻不明生物了。
星沫依舊帶她慣用的自改弓,大多數的生物都怕電的。而我,打算除了平時帶的武器外,要再多帶一輩的藥品以備不時之需,還有星沫改造過的摺疊弓。沒有專一的屬性,可以切換不同的屬性及各種攻擊方式,相對的,威力就沒有星沫那把弓強,但星沫給我的這把算是各方面能力都很平均的武器。
「那……是明天就出發去純幻城嗎?會不會太趕了啊?」朱羽丹終於停下發牢騷的舉動,轉頭看著我和星沫問著。
「我是希望能越快越好。」我想早點抓到那隻可以當守護神的生物。
「那麼,」星沫看向我們:「明天就帶好自己的裝備,早上在隙城西門見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叛影 迷-謎-弥-狝

弧吟瑋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MD
  • 祝您一切喜樂
  • 謝謝!

    弧吟瑋玖 於 2012/01/01 20:5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