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幻印鎖鑰1     第六片青鱗──旅程

第六片青鱗──旅程
「唉!」
怎麼左等右等,還是不見朱羽丹人影呢?
我和星沫在西城門口站了至少一小時,都還沒看見那個遲到的離譜的夥伴,不是說好清早五點成門開就出發了嗎?這樣才能跟在去純幻的商旅團後,這樣就可以連路都有人帶了呀!現在商旅團已經走了一段時間了,等等就得趕路追上啊……真麻煩!
難不成就想小朋友明天要校外教學晚上太興奮睡不著以致於早上遲到?
正想著要不要乾脆丟下那個紅髮的先走,星沫卻只著大街說:「啊!那個是朱同學嗎?」
順著他指的方向望去,是穿的一身紅的朱羽丹朝我們走來,一隻手還牽著一匹奇怪的坐騎。
那坐騎的的紅色略長毛髮像火焰一樣隨風飄揚著,看起來就像是身上繞著一環環的烈火。
「岳崎(Yifpgnhctyi)呀…」
朱羽丹的眼光不錯,這種似馬的生物很適合旅行,因為牠們能適應各種不同的地形。如果是要在森林中,這種能抓地力強的腳爪再適合不過;若是在草原等平坦地形,牠們將四支爪子踡縮起來,牠們第二節的趾骨與皮膚如馬蹄一樣堅硬。中等的體型也能適應大多數的環境。
「從純幻進口買的嗎?妳之前好像有說過妳沒去過純幻。不過這是不是很少見呀?我之前在那裡沒看過呢!」星沫好奇的盯著那隻生物,一邊問著,一邊伸手摸摸看那艷紅而柔軟的長毛。
聽說那種柔軟的毛拔下做衣服或服飾很值錢……
「剛剛有一瞬間,我覺得我的財產受到威脅。」朱羽丹說著。我看到那隻岳崎在冒冷汗。
……
「走啦,再拖就追不上旅團了。」撇開視線,望向城門外已經看不見商旅團了。
趕路趕了一段時間後,終於在黃昏前追上商旅團,在跟團長打過聲招呼後,一行人就在旅團邊緣紮營。
商旅團停下的地方是隙城與純幻成之間的無人轄區。
無人轄區就是兩城邊界之中的空白地帶,在政治上,是不屬於任何一城的管轄範圍。通常這種地帶都是比城市附近危險,人煙稀少,幾乎只有商旅團、荒野民族或一些接任務冒險出城打獵亂晃的人,因此叫做無人轄區。只是不完全沒有人就是了。
現在,在我們面前是一片蔭鬱的的森林,只要在中午後到森林前就一定得停下紮營。冒然進去且在裡面過夜非常危險。
放下型哩,我拿出帳篷開始搭起來,星沫則去向密明領頭借點柴火煮晚餐。而朱羽丹……
「嘿!凊同學……呃,都認識這麼久了,我直接叫你名字行不行?凊御牘,你這一大包是什麼呀?你剛剛這一路揹來都不會累喔?」
朱羽丹抬起腳踢了踢我其中一個背包,原本想阻止她的,不過……
「吱――――!」
「嘎!嘎嘎!」
「嘶~斯~」
「嗚哇!你、你這裡面是裝了什麼鬼東西呀?」……不過反正嚇到的是她自己。
「寵物。」
「你那什麼鬼寵物?裡面的叫聲有好幾種吧1你是帶了幾隻來呀啊啊啊跑出來了有一隻跑出來了你把牠抓回去啦!」
轉過頭,一隻藍色的小蛇朝我游來,牠藍的泛白的鱗片與頭上銀白的尖刺被不遠處營火照得慴慴生輝,鱗片與鱗片間隱隱約約透著點紫藍,我伸出左手,那隻小藍蛇便乖順的繞上手腕。這時朱羽丹把整個包包提來,緊張的看著那隻蛇纏上我的手:「那是拉泥蛇(Lruaoaunqyi)吧?你不怕他用頭刺攻擊你?那聽說很毒耶!」
「寵物還攻擊主人那是牠不想活了吧。」
她歪著頭,用一種很奇妙的眼神看我。不知這眼神是鄙視還是讚賞?
「喲喔!晚餐我煮好囉!」星沫在離帳篷不遠處招呼我們過去,正好搭好帳篷。不過如果朱羽丹沒煩我的話會更快。
晚餐期間,朱羽丹也徵求到直接叫星沫名字的資格,並問星沫為什麼要養那麼多動物。
「喔…..那是凊御牘哥哥拿來調藥水或毒藥一類的。」
「難怪你們會那麼沒錢!養那些要花不少錢吧?為什麼不省下來買新的武器?飼料設備什麼的,我養那隻岳崎每個月花的都可以買一把劍了!」
「是這樣沒錯,但自己改造武器也很好呀!省錢又能做出符合自己需求的功能和配備,而且毒藥是哥哥大部分的攻擊力來源。」
「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朱羽丹轉向我瞇起眼,問:「你是怎麼通關到A級的?」
「這......」說起來這挺作弊的。
後來世星沫笑著為她解答:「哥哥就是在前一天潛入對手的住處……對了,會在比賽事前就知道對手名單,是因為凊御牘哥哥很擅長偷東西喔!
「然後在想辦法趁機下藥到食物或喝的東西裡。妳知道規則的嘛!比武當天沒出席就算輸了。哥哥只要讓他們隔天無法出場,就贏啦!」
「凊御牘你……!對手都是教授吧!你居然對他們下藥!」
「只是瀉藥頭痛藥,又不是毒藥。」一天就恢復了好不好,而且你跟我對嗆是想被我下藥嗎?
「你根本是典型的卑鄙刺客!」
「請去掉卑鄙。不然你覺得我拿匕首是做什麼的?」
「竟然用這種偷偷摸摸的方式取勝,太不正大光明了!」
「這對刺客來說是誇獎。」我該跟你說謝謝嗎?
「這種小手段伎倆,,還能升到A級,太不公平了啊!」
聽到她說的話,我挑了挑眉,站起身,拉開斗篷,然後慢慢欣賞朱羽丹呆滯的表情。
用一環一環薄鐵片製成的斗篷,內側有許多用薄鐵固定的扁平藥罐,一排排放在容易拿的位置,除了藥水,還有一排細針,與一袋短飛刀,,兩把短劍,還我常用的、雕著細細蛇鱗紋路的匕首。
「要耍手段,也是要有本事才耍的出來的。」
朱羽丹回過神後,有點不可思議加生氣的說:「你是怎麼帶那麼多東西的?我們是去屠龍,帶這些有什麼用!你要對龍下藥嗎!」
我放下已空無一物的碗,把手上黏著我的小蛇放回袋子裡。
「那就看著辦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叛影 迷-謎-弥-狝

弧吟瑋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