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屋(維諾卡公爵的女兒)

在繁華的城市中,有一座華麗的大房子在城市的中央,住在那房子裡的是很有錢的維諾卡公爵,他有許多的妻子,也有很多的兒女們,其中,一個年紀最小的女兒,正獨自一人在一個小房間裡玩。

小女孩穿著黑色的短洋裝,黑色的蕾絲鑲在袖口與裙襬,烏黑的頭髮和雙眼如果在燈光的照耀下會有著美麗的光澤,上頭還別著用黑絲帶做的花朵髮夾做裝飾,但在有些昏暗的房間裡一切卻顯得暗淡,而她的四周散落著各式各樣的玩具,小女孩就坐在房間的中央。

「為什麼大家都不理我呢?都沒有人陪我玩,好無聊喔……。」

小女孩一邊說,一邊抱起一隻布偶狗,黑色的眼睛望著少了一隻金色玻璃眼的它,把他從頸邊裂縫落下的少許棉花撿起來。

布偶狗褐色的身軀微微顫抖著,好像是在笑一樣。

他們又不需要妳。

「我知道。」小女孩把棉花塞回裂縫裡,說:「這些我早就知道了!」

先不說這個。我找到一個有趣的時鐘喔!

布偶狗從小女孩懷中跳上地板,從一個角落推來一個壞掉的玩具時鐘。小女孩拿起時鐘,發現上面少了分針、秒針,只有時針,原本應該鑲嵌著玻璃面的地方只剩下一片尖尖的碎片嵌在十二點的地方。

小女孩一拿起它,時針就瘋狂的左右亂轉。

妳要跟我玩嗎?

小女孩好奇地看著時鐘,問它:「你要我跟你玩嗎?那……我能撥上面的指針嗎?」

當然可以!已經好久沒有人陪我玩了呢。拿著我,把時針從左往右撥動吧!

時鐘的指針猛然停在十一點。

小女孩抱起布偶狗。拿著時鐘照著它說的話做,將食指靠在指針的左邊,往右邊撥。當十二點鐘的玻璃片劃過小女孩的食指時,一滴血落在時針上,把時針染紅。

「好痛!」

小女孩的聲音剛落下,她就來到的一個白色的地方。

 

小女孩舔去手指上的血,東張西望,上方、四周,放眼望去是一片沒有盡頭的純白色,腳下踩的也是如鏡面一樣光滑的白色地板,在裡面映照出小女孩的黑色。

但白色的世界中仍有許多色彩。來自於那些繽紛鮮豔的玩具。

小女孩慢慢的走過那些玩具身邊,看到那些玩具們其實都有著壞掉的地方,有缺了馬頭的搖搖馬、缺了一角或者裂開的彩色積木們、缺胳臂斷腿的木頭士兵、少了一邊鼓面的皮鼓,還有許多有裂縫的布玩偶們聚成一堆躺在棉花上。

小女孩瞪大了眼,好奇地看著它們。

除了壞掉的模樣,這些玩具們的大小都令小女孩感到訝異。

有的積木有一層樓那麼高,也有的玩具馬像真馬一樣大,布偶有大有小,小的可以比手指還小,大的可以像床一樣大。

我們都是被遺棄的玩具,妳要陪我們玩嗎?妳要做我們主人嗎?

玩具們異口同聲的說。

小女孩聽見後,開心的說:「好啊!有這麼多玩具陪我玩就不會無聊了!」

於是,小女孩在這個白色的世界中與玩具們玩了一天又一天、一天又一天,就這樣過了很久…….。

累的時候,大積木、小積木們就跳過去,圍成一個彩色的小房子,布偶們則讓小女孩躺在它們柔軟的身上休息、睡覺。

醒來時,缺了一條腿的玩具馬變成迷你馬的大小,讓小女孩騎著它到處玩耍,或者抱著小女孩心愛的、少了一隻眼的布偶狗,和眾多玩具一起玩扮家家酒、玩捉迷藏,也不曾感到飢餓。

在這個沒有白天與晚上的世界,不知道過了多久、過了幾天,就在某個時刻,天空突然傳來一個奇異的聲音。

我的主人不要我了,怎麼辦?那有誰能當我的主人呢?陪我玩嘛……。

小女孩聽見後抬起頭,卻不知道聲音是從哪裡、從哪個玩具身上傳來的,她抱緊了布偶狗,拿出口袋裡鈴聲作響的、那個帶她來到這裡的時鐘,問它:「小時鐘,你知道剛剛發出那個發出聲音的玩具在哪裡嗎?」

我知道呀!

小時鐘的時針又開始亂轉起來,然後停在十一點。小時鐘顫抖著,好像在催促主人一樣。

轉動我吧!像上次一樣,像第一次見面一樣。

小女孩聽見後,將手指靠在指針的左邊,往右邊撥。當十二點鐘的玻璃片劃過小女孩的食指時,一滴血落在時針上,把時針染紅。此時,小女孩眼前的景色一變,來到一個房間。

 

房間裡有點昏暗,陌生的玩具堆散在四處,連櫃子上、床鋪、地板上都是玩具,有飛機、機器人、玩具槍……等等,這些雖然不是小女孩的玩具,但這個房間卻讓她感到熟悉。

「這是我的房間嗎?」小女孩問著手上的布偶狗。

是啊!

布偶狗點了點頭,將無機質的玻璃獨眼望向某個角落。

主人妳看!剛剛呼喚我們的是那架飛機嗎?

小女孩看到了布偶狗說的飛機,往那個陰暗的角落走過去,撿起斷了一邊翅膀的飛機。

突然,房間的門還有燈光被打開。是一個金髮的小男孩站在門口。小男孩驚訝的問:「妳是誰?」

「那你又是誰?為什麼進來我的房間?」

「我是尼洛.維諾卡。這是我的房間才對,那些玩具也是我的。」

小女孩很疑惑的看著布偶狗,但布偶狗一動也不動,於是小女孩舉起手上壞掉的玩具飛機,問尼洛說:「那這架飛機可以給我玩嗎?」

「當然可以。反正它壞掉了,我不要了。」

小飛機在小女孩的手上輕輕抖了一下,但沒有人看見。

尼洛走近小女孩,歪著頭看著她,說:「你長得好像那畫上的女孩。」說著,就朝房間的某一處指去。

小女孩看到那裡掛著一副油畫,靠近一看,有些褪色的畫裡是一位穿著黑色洋裝的女孩,看起來很像她自己。

尼洛又說:「……可是我的爸爸媽媽都說,畫裡的人是他們在十五年前失蹤的妹妹。但妳現在看起來跟我一樣大。」

小女孩不在意的說:「也許他們搞錯了吧!」

有人要進來了,主人我們快走吧!

布偶狗不安分地輕輕扭動。

小女孩望向門口,然後轉過身背對尼洛,一邊把壞掉的小飛機塞進黑洋裝的口袋,一邊拿出小時鐘對著它說:「帶我們回去吧。」接著就將手指靠上靜止的時針。

這時尼洛著急地喊;「等等!爸爸媽媽都不跟我說,請妳告訴我,妳叫什麼名字?」

小女孩在站在一片白光中,尼洛隱約看見小女孩回了頭,聽見她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好像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傳來:「我的……名字?……不記得……了。我忘了……。」

最後白光消失時,房間裡只剩下尼洛一個人和許多玩具。

 

小女孩抱著布偶狗,發現棉花從他的頸邊裂縫落了一些出來。

她慢慢地蹲下身,然後坐在純白色的地板上,將口袋裡的飛機和小時鐘拿出來放在一邊,接著開始幫布偶狗把棉花塞回去,一邊問它:「欸,小狗狗,你覺得我該回家嗎?我們好像出來玩很久了。」

妳想回去嗎?

布偶狗反問他。

妳想回去嗎?

其他玩具也一起圍過來,問著他們的小主人。

你還記得四姊、還有十二姊嗎?

布偶狗又問她。

「嗯……。記得。四姊不想嫁給那個有錢人所以爸爸就把四姊和四姊的媽媽都變不見了。」

「十二姊也不見了,因為爸爸和十二姊的媽媽都覺得她太笨了,連我比她小都能騙倒十二姊,反正十二姊的媽媽還有養其他的姊姊,對吧?」

五哥也是不見了,他不會作賺錢的生意。

布偶狗甩了甩頭繼續說下去。

這樣妳還想回去嗎?爸爸媽媽都忙著賺更多更多錢,哥哥們將來要不繼承事業,要不就做生意,姐姐們也是聰明又漂亮,嫁給有錢人爸爸和他們的媽媽都會很高興。妳知道爸爸和妳的媽媽都不喜歡你吧?妳回去的話,一定會像那些哥哥姊姊們一樣,會被變不見的,主人。

「好像……是這樣子呢!我不想被變不見,這樣就不能玩玩具了。」小女孩有點失落的低著頭。

此時,彩色積木一個疊一個為在小女孩身邊,玩具馬們也紛紛湊過去靠在小女孩身上,洋娃娃和布偶們都跳進她的懷中或是圍在她的身邊……小女孩抬頭一看,所有的壞掉的玩具都聚集過來了!

我們都是被主人拋棄的玩具,但是只有妳沒有不要我們,妳就留下來永遠當我們的主人吧!

玩具們異口同聲地說。

小女孩聽見後很開心,露出燦爛的笑容說:「那我就留在這裡吧!我要陪你們玩,你們也會陪我玩!這樣就不會孤單了!」

就在小女孩說完的同時,沒有盡頭的白色天空又傳來一道聲音。

有人要陪我玩嗎?不要下我嘛!主人……你不在乎我了嗎?

小女孩立刻拿起布偶狗和小時鐘站起來,開心的踮腳轉了一圈,接著對小時鐘說:「請帶我去找玩具吧!這樣我就有越來越多的玩具可以陪我玩了。」

說完,她就抱緊布偶狗,然後撥動時針。當十二點鐘的玻璃片劃過小女孩的食指時,一滴血落在時針上,把時針染紅,但小女孩已經不再皺眉也不喊痛了,反而是原本晦暗的雙眼變得像黑寶石一樣晶亮、清澈。在白光消失之際,小女孩問了布偶狗一句話。

「欸,小狗狗,你知道我的名字是什麼嗎?」

我也忘了。或許不重要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叛影 迷-謎-弥-狝

弧吟瑋玖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